彩神争8官网

   
 
 
 当前位置:彩神争8官网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
视力保护:
原来你也在这里
来源:办公室 作者:黄红琳 日期:2020-05-07 访问次数: 字号:[ ]
  十多个小时,你终于能把身上的“装备”逐一卸下,长吐一口气,果然是极限了,你仿佛刚从落水的池塘爬上来,周身挂满了泥水。身体失重般的绵软,脚还没迈出,眼前一黑,身体便自由落体般地径直朝下摔去,这姿势极度不雅,像极了一只待产的青蛙,四肢夸张地匍匐卧地,下巴重重地磕在弥散着84消毒液的地上,更要命的是,那片足足陪了你将近十多个小时的成人尿不湿还被裹挟在令人尴尬的部位,这使你匀称的臀部陡然间增大了几个码数。
  你隐约听到援鄂同事的喊叫声,似乎从很远的山谷传来,空灵又诱人,你想挤出一丝微笑,告诉大家没事。然而,身体似乎并不听命于你的指令,即使你使出浑身解数它也无动于衷。你的耳朵从阵阵嘈杂急促的声响中分辨出一个特殊的脚步声,它陌生却亲切,由远及近奔来,带着少有的稳重和从容。
  “瞧这孩子累的,让她好好休息”隔着厚重的防护服发出的脆生爽朗的嗓音居然把你说成“孩子”。一股暖意的感伤顷刻间涌上心尖,泪水莫名般地爬出眼帘,不偏不倚地停在了眼角。即便此刻,你的意志依然无法激活已累到极限的身躯,只能任凭这一幕在众目睽睽中渐渐隐去。
  大年初三晨雾未散的高速上,一个若影若现的红色小点有节奏的跳跃着,点与点的不规则构成了一条蜿蜒的曲线,肆意妄为地游荡在空旷的高速上。以往,车辆如过江之鲫呼啸而过,今日却安静的瘆人,仿佛是一条没了终点被废弃的陌路。你用一块灰色羊绒围巾包裹住大半张脸,从母亲家出发前往数百公里外的单位。一场突然其来的疫情瞬间让繁华的都市、热闹的乡村失了声。你露出那双杏眼直视着没有尽头的前方,身子被装在一件大号的酱红色冲锋衣里,脚下的耐克跑鞋早已黏满了尘土,如被烟熏火燎数年的烟筒壁。
  整整大半天的光景,方圆数百里不见人影,极目远眺的地方,有几幢错落的村屋,房顶冒着缕缕炊烟,这烟火气稍许缓解了你似乎已被世界抛弃的寂寞感,即便一只不知名的鸟儿从头顶掠过,也能让你片刻欢喜。你拼命的蹬着踏板,这辆曾被堆在储物间将被遗忘的自行车居然在疫情肆虐的关键时刻成了你临危受命的坐骑,你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成为一位骑行达人。
  一个人,要是不经历过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不跟生活打过交手仗,可能真不会弄懂人生还有多少意义。十多年前,那位阳光下对你露出灿烂笑容的大男生就如蒙太奇影像中的圣子,在一片炫目的光环中告诉你等他登山归来,你莞尔一笑默许了他和他那位大学死党的终极梦想,对于一位业余攀岩高手来说,你从未怀疑过他的野外求生能力。那个时候的网络还处于试水懵懂阶段,当你接到来自珠峰罹难人员的通报时,早已穿上那款圣洁的婚纱,戴上这枚“钻石恒久远”,一派娇憨儿的模样等候成为他的新娘。
  “哐当”一声,你连人带车重重地摔倒在地,这痛感顷刻惊醒了你,人类的潜能无限到骑车也能做梦!如果这个梦可以继续,你们的孩子也应该长到他肩膀那了。你下意识摸了摸冻僵的脸颊,不知何时早已布满了泪水。在人类的本性中,有一条既绝妙又慈悲的先天准备,就是遭受苦难的人在承受痛楚的当时并不能觉察到其剧烈的程度,反倒是过后延绵的折磨最能使其撕心裂肺。多年以后,那滚烫的泪珠时不时滴落到你的胸口,依然能灼出耀眼的伤痕。
  国家一声号召,援鄂医疗队伍从祖国的大江南北纷纷奔赴疫区。你赶回医院时,来自福建的医疗队伍已经接管了你所在医院的二区。生命的脆弱、坚韧、顽强在这场战役中被无限度的放大,你感应到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自己每天不停歇地穿梭在不同“战区”。每个进入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都面临一场生与死的搏击,在这里,早就没有绝对的医患区别,每个人都是行走在刀锋上的战士,只有并肩作战,因为不战则败。你有幸成为历史长河里每个瞬间的见证者和被见证者。
  穿着如太空服般厚重的防护服,背上写着激励的口号和自己的名字,你也能灵活地奔跑到每一个需要你的病房和患者跟前,你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个擦肩而过的身影和你一样来不及一个眼神的对视便匆忙的离开,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双手被多少患者紧紧抓出的痛感,因为你知道那是“插管”瞬间生与死的极致恐惧。
  你脆弱又敏感。按常理,你这种性格的人并不适合进医院当医生,你曾目睹过无数次生命的无常陨落,然而,病人战胜死神欢欣鼓舞的瞬间还是让你不禁默默落泪,从而模糊了价格不菲又紧缺的护目镜。为了延长护目镜、防护服这些资源的使用时间,你再次发誓要没心没肺、麻木不仁。尽管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对自己发出警告,你太了解自己,知道对自己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即时离开。
  每一次你匆忙离开的身影都是那般滑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为了避免尴尬或者惩罚而逃离案发现场。你不愿多想会不会给这群远道而来的战友留下极为怯懦的印象,你只想让目前这些紧缺的医疗资源能在“生死场”上延长它的使用寿命,为你的战斗继续效力。
  斗转星移,奋战在疫情第一线的你早已经没有了日子的概念,你记不清楚这是星期几,只知道这依然是冬日里一个极为寒冷的月夜,你小心翼翼脱去厚重的防护服,简单却细致地给周身消了毒,拖着一身的疲惫和倦意走过二区大厅,你望见窗外“北门外老王红油面馆”,斑驳的招牌在夜幕下依然霓虹闪闪。你怔怔发了一会儿呆,一转身便撞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睛,他似乎已经注视了你很久,比任何一次在“战区”擦身而过的目光都要长久,他款款走过来,眼角挂着炉火般温润的笑,这个把狼狈晕倒的你喊成“孩子”的大男人,缓缓走向你。
  你噙满泪水的双眸,闪烁如夜空里的繁星。
  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打印】 【关闭